昔日旅游胜地今成“烫手山芋” A级破产景区难觅接盘者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bet36在线注册

原标题:原旅游度假区成为“烫手山芋”A级破产景区,难以收拾

来源:今日北京商业

11月12日,重庆龙门阵景区旅游文化中心项目,网上名人降价后再次拍卖。据悉,该项目首次拍卖,运营商重庆瑞银旅游也迎来了破产重组失败和强制清算的结局。同日,《京商今日》记者也从知情人处获悉,同样是4A级景区、曾获“中国最佳休闲度假胜地”称号的河南省长江流域景区,也进入破产拍卖倒计时。据报道,长江流域此前曾在破产重组阶段招募投资者,但最终景区走到了被拍卖的尽头。据知情人士透露,虽然有两位客户已经表达了对长江流域景区拍卖项目的意向,但并没有支付定金正式签约。

破产景区没人管

即将破产的前网络名人景区,可能要面临掉坛后无人接手的困境。

在阿里破产拍卖的平台上,曾经著名的4A级重庆龙门阵景区项目“正在建设的龙门阵旅游文化中心”进行了第二次拍卖,起拍价为1.76亿元,比10月下旬的首次挂牌价低约4400万元。当时项目不成功是因为没有人交入园押金。这次截至11月12日19: 00,有2200多人“看”拍卖,还有0人报名参加拍卖。“龙门阵过去也经历过风光时刻,现在走到这个结局真的很尴尬。”京健智库创始人周坦言。

根据平台提供的标的缺陷描述,本次拍卖标的现状为闲置。而且标的物范围内修建的建筑物未取得建筑施工许可证、建筑施工验收合格证、消防验收合格证、供水(用电)等合法证照,可能存在被拆除、无法取得产权证等不可预见的因素。

根据重庆龙门镇旅游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门镇旅游公司”)破产重组经理的说法,龙门镇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为游乐园等文化旅游设施,由破产的龙门镇旅游公司经营。“这一带的土地现在已经收回了;而游乐设备抵押或出售”。负责人说。另一部分主要包括酒店及其他设施,归重庆龙门镇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门镇投资公司”)所有。由于没有找到投资者,这部分准备拍卖。据悉,目前在龙门阵景区,除了龙门阵投资公司的酒店和在建项目外,水立方的水上游乐园也进入破产程序。他进一步透露,填海后的土地应改为公园,但不排除继续经营景区的可能性。

同时,据负责拍卖的相关工作人员介绍,项目已经开发了一部分,其中80%的酒店已经建成,但由于资金链断裂,项目处于暂停状态。“现在龙门阵是破产项目,分几块处理。未来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或投资者进入,可以重新运营。”工作人员说。

在龙门阵景区项目第二次拍卖的当天,京商今日记者也从知情人处获悉,位于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的4A级景区长江流域即将开始破产拍卖。据知情人士透露,长江流域景区背后的运营企业栾川长江旅游休闲度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公司”)已委托当地一家拍卖公司对其全部破产资产进行公开拍卖,投标保证金500万元。据报道,长江流域公司总资产约为4585.6万元,景区客流已由ab收回

事实上,就在两个多月前,长江流域风景区破产清算管理人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今天告诉北京商报,长江流域风景区申报的债务金额为2.9亿元,经审查确定的金额为1.95亿元,固定资产净值为1600万元。景区周围还有一套老年公寓,已经投资,但只做了框架。当时经理室说会和有兴趣的投资人沟通,招聘。如果有重组的可能,景区将进入重组过程。

传统景点的不同命运

为什么一些传统景点会遇到从旅游爆炸到无人问津这样的大起大落?

中国旅游景区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受疫情影响,各景区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损失。从全年来看,在降价营销、入境旅游锐减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我国景区企业的收入损失预计将达到去年同期收入水平的40%-50%,明显高于旅游业整体平均水平。其中,接待规模越大,景点门票价格越高,直接收入损失越大。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有相当一部分传统景点的日子变得越来越艰难。据公开信息,除龙门阵景区和长江流域景区外,郑州世纪欢乐公园4月正式关闭;两个月后,因无力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偿债能力,知名5A级景区野三坡的经营者河北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野三坡旅游”)被申请破产重组。根据当时的重组信息,野三坡旅游负债率达到69%;同期,4A级景区琅琊山因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

另一方面,《今日北京商报》记者也发现,一些旅游资源稀缺的传统景区最近通过一些改造和营销措施,出现了商业复苏的迹象。第三季度报告显示,Xi安游、九华旅游、宋城演艺、天目湖等经营景区的旅游企业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正增长。

在周看来,长期以来,我国大量传统景区的收入结构一直比较单一,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景区门票、索道、车辆和交通等基础项目,占总收入的70%-80%,毛利率在80%-90%左右,这是此类景区利润的核心。“以前很多景区都是躺着赚钱的状态,让经营者缺乏转型的动力。”周明溪坦言,在近两年国有重点景区整体降价的背景下,疫情的影响,“先天优势”不明显,转型缓慢且较晚,今年景区普遍遭受了意想不到的冲击。即使夏季和“十一”国内旅游市场明显回暖,这些景区也难以扭转资金链断裂破产的局面。而且,对于正在“抄底”的投资者来说,这些相对的尺度,虽然招投资者尴尬,受拍卖之苦,价格更低,但也在意料之中。

转型期的痛苦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融资成本和资金链风险相对较高、转型相对缓慢的中小型民营景区,如果不尽快改变粗放式的业态,形成度假产品,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亏损和破产。他们明年能否支持还不得而知。”周表示,改善二次消费,打造度假型产品,是中小景区生存的必由之路。但龙门阵等景区,单纯在旅游区周边配备一些餐饮住宿业态,还是比较传统的调整。只有抛弃原有的观念,按照最新的消费需求进行规划、投资、建设,才能真正吸引资本和游客。

可见景区的改造已经成了弦上的箭。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与旅游产业研究所副教授吴丽云建议,如果传统景点想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成功自救”,他们可以尝试一些投资少、时间短的项目,比如一些创造性的改造。“景区可以适当融入传统文化和地方特色,甚至可以打造一些身临其境、体验式的小场景,在场景中进行一些付费游戏或互动项目,增加游戏的娱乐性和互动性,通过新媒体等手段进行推广。和营销来增加额外收入。”吴丽云进一步介绍,之前风靡全网的《不倒翁小小姐》运营成本远低于新建设备设施,但在引流和提升景区人气方面起到了显著作用。

不过,吴丽云也直言不讳地表示,利用创新的渠道和形式进行改造,对景区的设计环节要求更高。运营商除了要有足够的创意和设计能力外,还要准确结合当前新媒体传播模式,识别消费者关注点,激活景区活力,在网络名人中打造打卡场所。

此外,很多专家指出,随着全国范围内景区降价,一些景区已经意识到单纯靠卖票难以保证收入,开始注重多元化的收入模式。但吴丽云也表示,即使受到疫情影响,传统景区也不会完全消失,一些资源稀缺的自然景观仍有很大的客流基础和发展空间。“但在未来,行业的整合和升级将成为一种趋势。如何结合科技文化和创意,在投资建设过程中不断转型升级,迎合当下的消费需求,都是景区必须考虑的问题。”吴丽云说。

北京商报记者姜杨辉